0371-6777 2727

少女申屠佳颖的18岁 向往大学生活

更新时间:2019-08-08

  饭桌上放着一本英国作家创作的儿童绘本《猜猜我有多爱你》。这是申屠佳颖常给妈妈念的“睡前故事”。

  她说小的时候,喜欢坐在爸爸旁边,看他看过的报纸,以及听妈妈讲故事。妈妈从来不操心她的学习,但是对她的生活细节却要求很高。如今,没有妈妈的唠叨了,反倒轮到她来操心妈妈的生活细节:有没有活动腿,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吃得好不好。

  今年5月8日,她刚过了18周岁生日,已经很多年没吃过生日蛋糕的她,收到了两个来自同学的“特别好吃、特别少女心”的蛋糕。其中一个,上面画着“樱桃小丸子”。

  自己还是孩子,她却已经在考虑,刚刚小学毕业的弟弟没有妈妈的管教,她这个姐姐该怎么担负起责任,教导他。

  关心她的人,除了同学、老师,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人,比如,自从钱江晚报的报道传遍全国,申屠佳颖收到很多封来自各地的信。

  “第一封信是台州的一位老渔民寄来的,我看他的字,实在看不懂。他字特别大,说自己眼睛老花,是用放大镜在报纸上看到我的作文的。他希望我妈早点好,希望我坚强,说他经历过生生死死,但他的两个女儿也很不错,信写了很多张纸。”第一次收到陌生人的信,申屠佳颖还是觉得很温暖。没想到,后来,全国各地的陌生人的信,像雪花一样飘了过来。

  这些关心,也让她在学会接受现实的时候,略微坦然了一些,“毕竟也不能改变。比我悲惨的人多了去了。而且我也蛮幸福的,同学、老师都对我很好,还有两个小姨、外公、外婆也对我很好。”

  “有时候会想,如果没发生这件事,我会怎么样?我的选考成绩应该不会那么差,我三门科目扣了18分,加上英语,扣了32分。”那段时间,申屠佳颖觉得自己总是不能集中注意力,这是最让她崩溃的,“哭过无数次,一般都是很多压力集中在一点上了,有家里的事情,也有学习上的压力。不过我哭完就好了,要不然能怎么样呢?”

  问她最大的改变,申屠佳颖认为是更独立了。“有事情也不能总和爸妈说。大部分要我自己解决。我妈妈没什么记忆,我爸爸有自己的事情。”比如,她去参加上海交大的三位一体面试,并没有父亲陪同,是自己一个人去的上海。

  她也开始给自己买衣服了。“你看,这件衣服就是我在淘宝上买的。”她指着身上的T恤,自豪地说,“都是用自己的奖学金买的,我还买了个腰包,准备和同学出去旅游用的,还买了一个篮球,用来治疗自己的颈椎病。”

  她还想给弟弟买双好鞋子。“我觉得男生的鞋子特别重要,所以我以后赚了钱要给他买。我爸爸特别节约,都是买地摊货,所以他肯定舍不得给我弟弟买的。”

  申屠佳颖有个弟弟,比她小6岁。刚考上名校的喜悦,在说到弟弟的瞬间,就掉眼泪了。“我觉得弟弟特别坚强,(妈妈出事后)只哭过一次。”

  “之前,我想过,我弟弟会缺乏另一种类似于母性的教育。”于是,申屠佳颖早就想好了,等她读了大学,要经常给弟弟写信,对他的品德和心智等方面进行引导,相当于承担了一部分母亲的职责。

  “他以后的路,会比我难走一点。他成绩也蛮好的,小升初没有考好,也受了这件事情影响,毕竟他年纪小,自控能力差一点。”说起弟弟,申屠佳颖满是担心。只是在问她姐弟俩感情好不好时,却又突然破涕为笑,“我才不喜欢他呢,那么皮,又贪吃。”

  当我们提出给他们一家子拍一张合影时,申屠爸爸哄着佳颖妈妈,“我们拍照好不好?”她妈妈会慢悠悠地问:“我们的?”“对呀,结婚照。”佳颖爸爸顽皮地回答,让申屠妈妈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爸妈感情挺好的,我爸爸每年都会给我妈妈送情人节礼物,每年一盒巧克力,母亲节送一朵花。我小时候觉得花很漂亮,就拿过来玩,我爸爸就很不开心。”申屠佳颖说,“我妈妈不烧饭的,都是我爸爸烧。”

  不过,对于另一半,已经成年的佳颖有自己的憧憬:“第一,身高要一米八;第二,要低调有内涵。”

  前天,当同学告诉她被上海交大工科实验班录取了的时候,申屠佳颖感觉自己心脏要跳出来。“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吓到了边上的朋友。”

  “直到我同学的妈妈,提醒我要给爸爸打电话报个喜,我才回过神来。”申屠佳颖显然是开心的——毕竟,上次采访她的时候,她就偷偷告诉我们,上海交大是她理想中的大学。

  这个暑假,申屠佳颖和几个同学一起合伙,想开个家教班。“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现在练一练,或许大学期间也能做个家教赚点钱。”

  她还计划给自己买个老年人用的那种手机。她有一台iPhone8,是小姨送的礼物。“大学里应该多学习,手机是不是简单一点比较好?”当然,iPhone8是要留下的。“只要晚上回寝室,我就和妈妈视频(聊天)。”

  大部分时候,佳颖妈妈都不太“理会”旁边人说什么。只是每次,佳颖爸爸问,“女儿考上了上海交大高兴吗?”她都会回答:“高兴。”

  看得出来,身边人在说话,她妈妈都记在了心里,只是有时候表达不出来。就像每次爸爸问“我们要不要一起送佳颖去读大学”时,妈妈总会说“你带我去”。

  “我想过这个问题。我希望她能自己吃饭,然后能自己推轮椅,能知道大小便。就这三个。”申屠佳颖说,“她现在手还不能活动自如。应该能好起来吧,就是时间问题。”

  泛黄的墙壁、1张餐桌、6把椅子外加1台电视,这就是葛江源住了30年的老房子客厅。6年前,葛江源的儿子、74岁的葛贵生和媳妇,搬回家和老人一起住,“老爷子年纪大了,他一个人住我们不放心。”[详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昨天,家住汉口三眼桥路的肖女士给本报打来电话说,这个春节,自己在娘家受了委屈,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平日里的“小棉袄”竟成了母亲口中的“不孝女”,而母女的间隙得从这1000元礼金说起。[详细]

  去西藏,是母亲一生的梦想,为实现母亲的梦想,宋健挥才带上母亲骑行去西藏。他的行为引发网友热议,很多网友为他的孝顺点赞,但也有网友质疑“这是孝顺还是冒险”?[详细]

  坐高铁时像个小孩子,喝拿铁咖啡觉得“糊锅”了,兴高采烈地在王府井逛街也忘不了老家地里的麦种子……最近,在北京一家出版社工作的张炜煜,将这些和母亲相处的小事写进《娘亲进京》一文,并在网上发布,被众多网友评价为“年度催泪短文”,认为“触到了中国人心灵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