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1-6777 2727

记者手记:香港警察值得港人全力相挺

更新时间:2019-08-12

  在这之前,香港市民已自发到各警署慰问警察。他们送上物资和心意卡,还包括由内地网民绘制的“刘Sir背影”漫画。

  多个香港市民团体也自发在报章刊登广告,支持香港警察,向警队致敬:“我们支持警队执法,平定暴乱,让市民及孩子生活在一个守法的社会”“你们现在就是一条把守在人性和兽性之间的蓝线,对你们无私的贡献,我们衷心感激”……

  今年是香港警队成立175周年。香港警队已从成立初期的百余人,发展到今天包括正规警察、辅警及文职人员在内的超过3.65万人的队伍。香港警队不仅警力规模大,专业执法程度高,更凭借着维持香港较低的犯罪率和较高的破案率,令香港成为全球最安全城市之一。2018年,香港全年整体罪案数字为54225宗,比前年的历史低位再下跌3.2%,创造1974年以来的新低。

  两个月来,记者多次近距离观察警方执法,他们勇敢、忠诚、守纪律,在面对野蛮攻击时,勇于面对,毫不退缩,坚持专业精神;在诽谤、挑衅和谩骂声中,仍然坚守岗位,维持社会治安秩序;面对暴徒四面八方的攻击,反对派政客颠倒黑白的诋毁,临危不乱,保护家园,维护法治尊严。

  香港的活动已持续两个月,近来和暴力冲击活动进一步升级。一位前线警长坦言,原来每周工作5天,这段时间周末两天的假期也没了,弄得身心疲惫。更大的问题是,不知道整件事究竟何时才能结束。

  7月27日,记者在元朗南边围村内采访,和一批警员遇到了暴徒正面冲击。在发射催泪弹无果后,警员向村内逐步后退,待增援警力到来后短暂休整。天气炎热加上制服厚重,很多警员紧急补水后就地坐倒,但仍遭到暴徒扔掷砖头和碎石等攻击,神经始终高度紧绷,相当疲劳。

  7月14日,记者在沙田新城市广场清场时站在警方港铁站防线正前方。这批警员面孔十分年轻,面对激进示威者逼近脸上的侮辱和指骂时,他们的表情不是愤怒而是苦笑,十分无奈。

  在香港闷热的天气里,警察们穿着厚重的防暴服,戴着防毒面具,不一会儿便汗流浃背。在与暴徒们对峙的间隙,警员们不得不卸下装备,暂时休息。记者看到,他们个个汗流满面,里面的衣服也都湿透。

  一位警察告诉记者,出点汗没什么,麻烦的是穿着防暴服执行任务时,上厕所很不方便。很多兄弟不得不在执行任务前,尽量少喝水。大多数时候他们只能忍着,等待执行完任务,再去找厕所。

  6月以来的几乎每个周末,不能按时就餐已经成为前线警察的常态。据执行任务的警察说,他们都是轮流就餐,一般就是十多分钟,匆匆忙忙吃完后,赶紧替换其他同事。

  在与示威者对峙的前线,经常会见到警察们在示威人群附近围成一圈,吃着简单的餐食。进入7月份,激进的示威者在下午四五点钟就开始闹事,有时一直会闹到夜里一两点甚至更晚,有些警察只能凌晨执行完任务后再吃点东西。

  一位香港警察说,穿防暴服上街,背着三四十磅重的装备,最长连续30个小时跟暴徒对峙,累了就睡马路,睡坑渠边,拿些破烂的塑料路障、纸皮箱垫着当枕头。一日三餐,只能轮流让一小部分人暂时离开防线,坐在马路上快速进餐。有几次餐食根本送不上来,因为道路全部都被暴徒阻塞,送饭同事被暴徒殴打。

  他说,现在大家都有经验了,如果有饭吃,就要尽快吃,六合现场开奖结果,但又不敢吃太多,否则找不到地方上厕所,就更糟糕。加上长期睡眠不足,最近一段日子,很多警察生病,但都没法请病假。如果请病假缺席,人员少了,同事的处境会变得更危险。

  “现在就好像打仗一样,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走开。那些暴徒随时会扔一个汽油弹过来,砖头飞过来更是像下雨。我昨天被人用弹弓包住石头一样的东西射中,很疼。好几所警署被人纵火,满大街都有人在打架。我们很想去处理,但是根本没办法离开我们正在遭到冲击的防线。”这位警察说。

  “是的,我们有装备,我们有训练,我们是成年人。可是,我们也是血肉之躯,我们也会被砖头砸到、铁枝刺痛,我们也会累倒街头,我们也有脾气,我们也会想家。我一样热爱这个我土生土长的地方,我选择为治安把关。”备受煎熬的香港警察这样诉说。

  然而,一些西方势力和反对派掌握的媒体还在持续“抹黑”香港警察,煽动社会“仇警”气氛。正如香港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所言,乱港分子知道警队是维护香港治安和秩序的重要支柱,就不断打击警队士气,目标就是要摧毁警队,从而夺取管治权。作为一个城市的警察,要应付强大力量策划、推动的暴力行动,以及社会舆论带来的压力,他们面临的是来自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香港回归后,香港警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专业和优秀的警察机构之一,市民对警察普遍有良好评价。但2014年非法“占中”后,反对派明显将斗争矛头指向警队,利用其掌握的媒体和法律力量,炮制出“七警案”和“朱经纬案”,极力煽动社会大众与警察对立的情绪,也让警察在执法中产生心理畏惧。

  6月初以来,很多警队人员受到威胁,他们的联络电话、家庭住址甚至家人的资料都在网上被公开。一些警员和家属因此受到了很多不同程度的骚扰,甚至针对性的歧视和欺凌。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真道书院助理校长戴健晖在社交平台上甚至咒骂警员子女“活不过7岁”。

  7月30日晚,香港葵涌警署遭到大批激进示威者围堵,场面混乱。现场一名“光头警长”被包围,身处险境下,只能无奈举枪。之后,这名人称“刘Sir”的探长及他的孩子被激进分子在网上“人肉”。

  一名内地网民绘画出拿着枪面对激进示威者的刘Sir的背影,并在画中写道:“孩子……请坚信你的父亲,他才是真正的英雄……”

  刘Sir后来说的一番话更感动人心:“香港警察有能力处理这些暴徒,只恨他们也是中国人,打不是,不打也不是!真的很心痛!”

  在一个多月的采访中,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非法冲击现场和一位中年警员的偶遇和交谈。这位参加过多次任务的前线警员在昏暗的路灯下用不熟练的普通话多次向记者强调“我是爱国家的”。执行任务多次,他最不能忍受的是暴徒们在西环冲击中联办并污损国徽。